您的位置: 徐州资讯网 > 历史

坐上拖拉机奔向远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5:33

来到我的身边  你已经成熟  你的头发垂下像黑夜——海子        A.    一辆中巴,经过半小时的跋涉,像运送一群嗷嗷叫嚷,对不可知的未来抱有期待的小猪崽一样,最终顺利把一群实习生运送到这里。“这里将是你们为期一年生活和实习的地方。……同学们要记住,这个地方叫戴家岭,代号430。”说话的是带队实习老师,姓龙。这个家伙有着一颗与身体不协调的大脑袋,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泛着一层白沫。你会觉得这个人是从喋喋不休的说话中一下子窜出40岁开外。换句话说,除了废话连篇,这个人没有太大的坏毛病,还是可以让这十几个年轻男女们勉强接受。喜欢和不喜欢,说不上,也毫无必要。    他们还在搬运行李,像一群雨前拼命往洞里搬运大米的蚂蚁,忙的几乎四脚朝天。小陌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他并不急于做出点实在的什么。这是故意装出的姿态,还是生性使然。小陌更相信是后者。看着龙老师走远,在一棵槐树底下和实习队长讨论着什么,他那粗短的手臂配合着说话,大幅度地摇摆。这在小陌看起来有点滑稽。    在下车之前,他决定抽支烟。这个想法来自于他即将面对430这个来历不明的代号所意味着的生活而做出抵抗的决定。从牛仔裤的后裤兜里艰难地摸出烟盒,一只压瘪了的烟盒。里面只有三只弯曲了的香烟,蜷缩的样子像什么来着。他眉头轻皱,右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抽出其中一根,把它捋直了,叼在嘴里。他再次伸手去摸索裤兜,上衣口袋——靠,没有打火机。几乎同时,他沮丧地想起,是黑鬼上车前问他借走了。但小陌没有取下香烟的意思,他把脸贴紧玻璃窗,迷茫地看着那群手脚忙乱的红蚂蚁,绿蚂蚁。路过的女同学,被他那张五官扭曲了的脸吓得猛然跳开,然后嘴里诅咒着什么。这是小陌乐意看到的,他甚至得意地当做一个游戏投入进去。遗憾的是,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注意到他了。他们要忙着打量这片土地,然后驻扎下来。这是他们单纯的愿望。    这是坐落于株洲偏北的郊区。像被人遗忘的一只拖鞋,孤零零地呆在那里,估计有些年头了。那么,另一只又在哪里?还会有人来领取吗?大院门口对面一片广阔的农田,一条不甚平整的水泥路把它们断开了。附近胡乱生长着几棵苦楝木和桉树。门口对面就是一家简陋的台球室,由一对老夫妻打理。在他们到来之前,隔壁班的几个男生已经在那里玩上了。台球飞旋,碰撞,发出清脆的啪啪声,他们在挥霍着无处安放的精力。足够了,这是小陌抵达这片荒凉的土地,看到的难得的亮点。“此地甚好,天空分别把你们扣留”。小陌想起某个诗人的句子,不禁笑了。    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在整顿好他们的颓败河山之后,发现食堂还没开业,于是决定在台球室里吃上来到430的第一顿饭。简陋的台球室,当然只有简陋的饭菜。一大海碗的煎鱼干,一盘实在缺乏油水的青菜。还有一碟花生米,包括米酒都是那位老头权衡再三之后拿出来的。人高马大的成阳理所当然地成了他们的领头羊,没问题。成阳端起缺了一角的瓷碗,激情高昂地对他们说:来,兄弟们,为了庆祝我们崭新的生活,碰一个!黑鬼,亮别,猩猩呼啦啦站起来,热烈呼应着,他们的脸上泛着红光。其实酒水并不多,当然还是源于他们对实习队长口中所谓“崭新生活”的向往。小陌懒洋洋地端起瓷碗。眼前看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B.    那天下午没有实习上的安排。以成阳为首的八个男生在宿舍对面的篮球场上活跃开了。这个身体肥胖且高大的家伙,运球奔跑,左冲右突,然后鱼跃灌篮,浑身散发流水般的光芒。黑鬼,亮别,猩猩几个在他的周围胡冲乱撞,看起来就像笨拙的小把戏。小陌并没参与进去。他实在不喜欢这么多人在一起争抢一个篮球。这不是一个适合他的游戏。    球场边上的台阶,已经陆陆续续坐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小陌就坐在她们后面,不到三步的距离。这样的位置,可以让小陌俯瞰全场,包括眼前几个打扮惹目的女孩子。此刻小陌感觉自己像坐在镜头之外的导演,一切都在他的掌握里,没有问题。他注意到前面那个穿着齐膝短牛仔裤,粉红T恤的女孩子,那薄薄的两片小嘴唇一张一合,像一尾不断冒泡的金鱼,一刻也没停过——她像变魔术般地不断掏出朱古力,话梅,小鱼干。这个女孩子当然是小秋。他伸长了手,撩了撩她背后的长发:喂,给我一颗话梅。小秋回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里的那袋话梅递了过来。小陌接过的同时,食指有意无意地划过她的手背。这一划,力度柔软极了,小秋的手指,随即整个人,轻微颤抖。她快速缩回手臂,同时瞪了他一眼。小陌在后面看着她长发遮住的耳根慢慢泛红。有点意思。有一种舒惬的感觉在他身体里弥漫开来,这也许是甜的话梅带来的。他得意地想。    小陌习惯性地抽了抽鼻子,然后眯着眼睛仰望头顶那片云,那些金黄的光线无一遗漏地,洒在每个人的身上。包括场上跑动的那些大汗淋漓的男生。小陌把果核吐在手里,猛然冲跑在前头的黑鬼砸过去。可惜果核太轻了,无法抵达球场,在旁边灯柱的水泥地上滚了一会,顺势躺在那里,安然不动了。小陌看起来有点沮丧,于是他站起来,双手呈喇叭状,围在嘴边厉声喊道:黑鬼,你他妈跑快点!恩,不错,再快点,好,投篮!···靠。往后黑鬼手里的篮球突然脱离原来的轨道,径直朝他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台阶上坐着的女生们尖叫着抱成一团,双手向外胡乱挥舞着。篮球砸到台阶垂直的壁面,然后反弹回来。哈哈哈——小陌突然神经质地发出一阵爆笑,腰都快笑弯了。这时,篮球游戏已经接近尾声。他们跑不动了,双手掐腰,像一只只追丢目标的猎狗那样伸出舌头喘气。只有成阳,还在那娴熟地玩弄那只篮球。拍打着交换穿过左腿,右腿,然后向前加快脚步,双腿一蹬,那球准确无误地入篮。小陌实在想不通,这么个肥胖的家伙,竟然灵活的像只猴子,每次都能顺利穿过封锁线,轻松投篮。对了,他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有点意思。    小陌趿拉着拖鞋跑下台阶,拣起篮球架下的篮球,一个人拍打着跑动起来。黄昏已经来临,没有风。台阶上只有小秋一个观众了。她们陆续离开,去食堂打饭。而小秋似乎一时半会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双手托腮,在想着什么。小陌跳下台阶,显得无比亢奋,身体里涌动着狂躁的情绪。剩下来他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拼命出汗。同他们一样,他已经决定了,用这么个释放的方式来结束一天的尾声。    C.    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雨,小陌也许会在睡眠中把那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挥霍掉。尽管他大半时间并未能安然入梦。但他始终坚持着,在半梦半醒之间,荒废着一个个庸常的午后时光。直到二楼传来女生的惊叫声:要下雨啦。对于这场难得的雨,听不出她们的态度是慌张还是欣喜。这与我有关系吗。小陌翻转身体,面对墙壁准备再度入睡。    迷糊中他猛然想起,楼顶上还晾着早上花了一小时才洗完的衣服。他找出被他们踢到床底下的拖鞋,胡乱套上裤衩和T恤就往楼顶上冲,在二楼楼梯拐角处,差点撞上了一个女孩子。他急忙闪开,继续往上面走。可是那位被撞的女孩子冲他喊道:别上去啦。衣服我都收下来了。小陌这才停住脚步,回转身,疑惑地看着她。哦,是你呀。小秋端着脸盆,上面胡乱堆满了衣服——当然都是干的。你看看哪些是你的,拿走吧。小秋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哦。于是小陌翻找着他的衣服,裤子,T恤,几双袜子。当翻出那双裤头缀着“福”字的底裤时。瞧瞧,小陌竟然脸红了,显得不知所措。但那也只是一瞬间。他羞恼地对她说:谁让你收我的衣服了。    我们的小秋愣在那里,额前的长发垂下像黑夜,遮住了她委屈的脸庞。小陌闷声不响地准备下楼时,斜刺里风风火火又杀出个女孩子。是王容。她冲他喊着:小陌,等等。她走到小陌跟前,在他怀里翻找了一会——用的是在品牌专卖店精挑细选的劲头。然后猛地抽出一件黑色长袖T恤,胸前是枪花乐队的图案。也是小陌钟爱的一件衣服。她仰头满意地看着他,恩,就是这件了。你以前答应过我的,要借我穿几天。对吗。小陌皱起眉头,然后无奈地努努下巴,拿去吧。    再度碰见王容她们几个女孩子是在宿舍旁边的电视室。当时是晚上九点多,白天她们大概出街了,租了一堆碟片,叽叽喳喳讨论着应该先放哪一部。王容一眼就瞅见他了,她咯咯笑着,冲他挤眉弄眼,并扯了扯穿在身上的衣服——就是白天被她抢走的那件黑色T恤。小陌尴尬地笑了笑,在角落里挑了一张椅子坐下。跟在后面的是黑鬼,手里提着硕大的塑料袋,里面装有啤酒。当然还有鱼干,花生一些杂碎。她们看到有好吃的,一窝蜂扑了过来。杨洁是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和王容一样,都是黑鬼的老乡。她在鼻子前挥了挥手,用客家话对黑鬼嚷了几句。意思应该是嫌他们的闯入,带来了酒味。黑鬼那戴着眼镜的黑脸闪烁着油光,他呵呵笑着,在小陌旁边坐下了。    她们放的是鬼片《咒怨2》。在一片东倒西歪的尖叫声中,小陌频频和黑鬼碰啤酒瓶。这两种声音交叉混合,听起来显得有点滑稽。血腥的画面似乎更能刺激着他们俩的胃口。喝到半晌,黑鬼首先憋不住,摇摇晃晃就出去了。小陌也感到一丝醉意,他斜靠着扶椅,眼光迷离地扫过那些因为紧张而身体微微发抖的女生。当触碰到小秋偶尔回头的目光,她慌忙避过,正襟危坐地再次盯着电视。从背后看来,她那一头瀑布似的长发在风扇的吹拂下,隐约飘逸着。小陌甚至能看到她侧面因为紧抿嘴唇而露现的酒窝。不知何时,黑鬼已经站在王容的背后,他诡异地冲小陌一笑,意思是别出声。他缓慢地把一只手放在王容瘦削的肩膀上,手指轻轻撩着她的耳根。果然,这个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的女孩子,瞬间爆发出碎玻璃般短促的尖叫,猛然跳起来。她的喊叫,带动了其他女孩子,争先恐后地再次抱成一团。黑鬼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个局面,趁他一愣神的时候,王容已经带着一股哭腔立刻向黑鬼扑了过来。要死了你!吓死我啦!黑鬼一脸坏笑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小陌哈哈笑了起来,看着王容跟在后面追了出去。    D.    小陌拿着饭盒回到宿舍时,他们还在打牌。猩猩脸上贴满了纸条,看不清楚他的表情。看那架势,他们一时半会是不打算吃饭了。家奇坐在靠窗台的床边,对着镜子认真挤弄粉刺。镜子已经成为他生活最为关键的那部分。小陌想爬上上铺,可是家奇像一座大山,横垣在他面前。他抓住床架,用正在晃荡着无处摆放的脚踢了踢家奇那肥嘟嘟的屁股。让开!家奇头也不回,不耐烦地挪动笨拙的身躯,同时扬起兰花指,配合着他尖细的腔调:讨厌!    他们在他的下铺,因为甩牌和偶尔发出粗野的笑声,再加上一身赘肉的家奇。让本来单薄的单人床摇摇欲坠。小陌屈起的双脚不得不狠狠蹬了两下:吵个毛啊吵。——看来睡个安稳的午觉再次成为奢望。他问家奇拿过对面床铺的枕头。那是一个饱满的,有着漂亮花纹的枕头。它的主人唐瑞马不停蹄地忙着他的初恋,成天不见人影。这个枕头也许是他女朋友李萍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小陌一度这么认为。他选择了最舒适的姿势斜靠床头,顺手捞起一本阿米亥的诗集。这个伟大的犹太诗人。这个身份可疑的退伍军人。小陌甚至想到他在耶路撒冷偷偷擦枪的情景。太酷啦。为这个诗意的联想他感到陶醉。    小陌作梦都想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手枪。当初入校军训时,他平生第一次摸到真枪。那冰凉的扳机,打靶场上长久弥漫的硝烟味。让他像只抓耳挠腮的猴子那样跃跃欲试。意犹未尽的他当晚就做了一个梦。他一身黑衣装束,俨然一个金牌杀手,在黄昏的街道上冷冷地巡视,过去让他咬牙切齿的敌人,包括村长那条凶神恶煞的公狗,无一幸免地倒在血泊里。而乌黑的枪筒还袅袅冒着烟气。站在快意恩仇的梦里,他感觉自己就是救世主。那个扬眉吐气的夜晚,让后来的他一直耿耿于怀。而这一切都源自于他妈的枪,枪!有那么一刻,小陌身轻如燕,差点成功地栽入又一个愉悦的梦境。可这时,门“砰”地一声被人踢开了。    唐瑞闯进来了。他手里多了一根黑漆漆的弹力棒。刘家奇!他那因为近视始终眯着的眼此刻绽放出凶狠的光芒,然后径直向家奇走过去。这时,家奇始终埋在镜子里的脸蛋总算舍得抬起,转过他那双迷惘的眼睛。没等他反应过来,唐瑞已经一棒子敲在他脑袋上方的床架上,铁与铁的碰撞,让床架发出沉闷的声响。家奇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抱头。随即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像一尾惊惶的鲫鱼,从唐瑞的腋下钻过,逃离到厕所里去了。猩猩那将要甩出炸弹的手,也停留在半空。三个家伙惊愕地看着唐瑞。你疯了?唐瑞铁青着脸,迅疾转向厕所,堵住门口。刘家奇,这回你插翅难逃啦。    我们可爱的家奇,臃肿的身体倚靠洗手台,双手拍打着胸口,嘴里喘着粗气——这个样子可是一点都不可爱了。怎么了?他那因为不知所措的身体微微发抖,声音也变的更为怪异。这也是包括小陌在内的四个家伙想问的。这是怎么了?唐瑞斜靠着门框,就那么冷冷地看着他。手里的弹力棒一晃一晃的——随时都可能落在家奇肥嫩的身躯上。半晌,唐瑞总算发话了。你都跟李萍说什么了?!没,没说什么啊?家奇被突如其来的遭遇吓着了,说话也变的语无伦次。哼,看你不老实了吧。“砰”,这一棒子砸在家奇身边的水龙头上,长长的水管跟着荡漾起一股悦耳的嗡嗡声,渐行渐弱。家奇彻底吓懵了,他放弃了辩解,依然双手抱头,身躯筛糠似地抖成一团。我警告你,以后再跟李萍叽叽喳喳,别怪我不客气!说完,唐瑞雄赳赳地摔门而去——只留给他们一个梦幻般的背影。这时,躺在上铺的小陌如梦初醒:唐瑞今天那身装扮,不就是我梦想中的黑衣杀手吗。   共 1949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最好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患者能喝咖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