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徐州资讯网 > 游戏

奇门散手 第四百六十一章触目惊心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6:38

奇门散手 第四百六十一章触目惊心

站在院子里,额前发梢微乱,夜风没有白天燥热的暑气,吹在身上很凉爽。周围有不绝于耳的蛐蛐叫。唐宁抬头仰望夜空,能隐隐地看见繁星。募然,唐宁手捂着心脏部位,那种心悸的感觉又来了。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心悸的这么厉害?凡是跟我有关系的人目前来看,都没有任何涉及到自身安全的事情发生。难道真的会是未来要发生某种事情,因而才屡次对我的警醒?

一次两次,唐宁或许不会在意,可现在不单是把他从梦中惊醒了。清醒的时候居然也会有这种撞击心脏的感觉。无论预示着什么,看来此事非小!

吱嘎,两声门响,周宇和江涛同时出现在各自房间门口。也都只是穿着条四角短裤。光赤着上半身和大腿。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额头还挂着冷汗。

“怎么,你们两个也睡不着?”唐宁惊讶道。

周宇diǎndiǎn头,走过来,道:“你不也一样。”

江涛直接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抬头看着唐宁他们俩,拧着眉头,有些欲言又止,最后想了想,还是説了出来。

“唐宁,姓周的,我感觉很不好。”

“白天中暑了吧?回去喝diǎn藿香正气水就好了。”周宇道。

江涛摇头道:“不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只是觉得心里头慌得厉害。手脚心也发麻,出冷汗。”

周宇惊道:“心悸!”然后抱着脑袋呜呼:“上帝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他妈的也是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所以才大半夜的睡不着,想出来吹吹风,醒醒脑子。没想到碰见你们俩了。哪曾想啊,江小子居然跟我一个症状了。真不愧是难兄难弟啊!唐宁,你説我们俩这是......咦?唐宁,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难道你也是?”

唐宁diǎndiǎn头,他嗓子发干,彻底动容了。预兆居然如此强烈,不仅影响到了他,就连周宇和江涛都感觉到了。要知道,他们俩现在还只是普通的武者,玄数这种东西他们还不懂。还没接触。就算能提前感知到某种危机,也不应该如此明显才对。

噗通噗通......怦怦......

三人同时捂住胸口,忽然剧烈抖动起来的心脏仿佛要从嘴里跳出来。就好像是周围有某种危险直接向三人猛扑过来。令人压抑,沉闷,窒息。

“唐宁!”

“唐宁,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从外面街上传来一阵刺耳警笛声。而且还不在少数。

唐宁的目光唰地望向声音来源方向。凝重道:“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

“谁,谁出事了?”周宇脸色一变,江涛也扑棱一下站了起来。

“谁出事我还不知道,但京城里肯定的是出事了!这样,你们俩先在家等着。我出去看看。”

周宇一把拽住转身要回屋穿衣服的唐宁,道:“慢着,咱们一起。”

“周宇説得对,不论出了什么事,咱们三个在一起,能相互帮把手。”

“你们两个......好吧,行动!”

很快,穿好衣服的三人重新在院子里会和。一起冲出了大门。冲出了胡同口,站在了大街上。

眼前的街道上,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过。紧跟着,一辆辆满载着武警的军车也一辆辆而过。远处,也同样能看到闪烁的警灯。

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周宇咋舌道:“乖乖,这场面,莫不是全京城的警察和武警都出动了吧?”

“恐怖事件,恐怕是有人携带炸弹潜入了京城。得到消息的军警赶去围捕。”江涛一本正经地道。

“你觉得这笑话很好笑?这里是京城,人能混进来,这不奇怪。但是东西想混进来,不可能!懂?还炸弹呢!哼,真是猪!”

“什么智商啊你?听好了,周少爷,我的意思是説,如果真有这种恐怖分子,岂不是露脸的时候到了?笨!”

“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还露脸呢,説你是猪,还不服气。”

“老子玩的就是正义,就算将来犯事了,还有量刑的机会呢。説你笨,説屈你了?”

“你......”

“还説?再説单挑!”江涛一亮拳头,周宇就萎了。

两人一天到晚见面就掐,没玩没了。但要斗嘴,十个江涛也不是周宇的对手,但只要江涛伸出拳头,周宇立马变鸵鸟。谁让两人现在战斗力不是一个级数的呢?按周宇私下里的话説,嘴上占便宜,但身体上绝对不吃亏。仇恨指数先攒着,等到日后战斗力持平或者超过那嚣张跋扈的江小子了。到时候再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唐宁,咱们怎么走?”江涛暂胜一局。身心舒坦。就跟浑身的力气使不完似的。

“不知道,凭感觉。”

江涛一愣,“凭感觉?可这......”

话没説完,身边人影忽动,周宇动作迅速的横穿过马路,消失在对面街角。黑暗中远远地传来他的声音:“猪,永远都是猪。这辈子都改不了......”

江涛自闭听觉,无视那个仗恃聪明的小白脸,等着唐宁解释。

“简单来説,就是你觉得哪个方向能让你安心。觉得哪个方向可能有事发生,就往哪里去。”

“明白。”江涛闭上眼睛,几秒种后,冲唐宁diǎndiǎn头,身形也急速纵出。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居然跟周宇刚才掠走的方向一致。

看着他迅疾的消失,唐宁暗笑着摇摇头。这俩小子平日里斗嘴归斗嘴,但遇到真正有事情的时候,江涛对周宇的关心程度,任何人都赶不上。从小到大的死党兄弟不是混假的。以三人目前的状况来説,周宇战斗力最低。唐宁最高。但周、江二人合力,基本上就没什么危险了。

唐宁目光忽地一凝,找准方向,也放开了速度,人似虚影流光,眨眼间消失不见。

一路上,唐宁发现在很多关键路口都有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设卡。气氛非常森严。当然了,这些人也拦不住唐宁,他有一百种方法过去而不被警察发现。但他的心也越来越沉重。因为在不少原本黑暗背光的街道拐角或者两街夹空的位置被灯光照得通亮,停着两三辆警车。地上一滩滩凝固的血迹。少的时候,一两滩,多的时候七八滩,十多分钟前经过的那条街,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墙角,路面,草丛中,树干上居然到处都迸溅着血迹。极为刺人眼目。空气中还依稀残留着血腥味道

奇门散手  第四百六十一章触目惊心

老天!这到底得死多少人啊?这是京城还是非洲卢旺达啊?目睹这一切,触目惊心。唐宁不敢继续想。速度没有放慢,继续向前狂飙。

冲过一条又一条街道,拐过一个又一个路口。自己究竟跑了多远,目前的位置是哪儿,最终目的地是哪儿,所有这些他都没心思顾及。就像之前对江涛所説的那样,完全在凭着自己的感觉跑。

眼前的灯光开始少了。能见度也开始降低。唐宁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来处,寻思道:“不会跑出四环了吧?”

以他现下的修为,散开速度全力施为,比开车的速度要快上许多。所以他能这么想,一diǎn也不奇怪。

耳朵微微一动,他听到了奇怪的声响。很像是气爆的声音。不对,这是好像是撞击......有人在动手!

唐宁眼睛迸射出精光。原来一直让自己心悸的感觉来自这里。无形当中的指引的目的,也是这里。既然预示如此明显,那么也就是説,这里应该有个自己见过或者跟自己有些缘分的人。当下,不敢怠慢,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掠去。

秦三处在了绝境。

他从地上艰难地想要爬起来,但是断掉的双臂已经支撑不住他沉重的身体。刚刚挺起上身,又摔了下去。顺着头脸流淌的鲜血再一次糊住了双眼,猛地甩甩头,甩开了脸上的血珠子,勉强地能看清倒在周围不远处生死不明的几名兄弟。当他勉力看清站在三四米外那两名黑衣人。燃烧而起的怒焰给了他绝大、难以想象的力量。踉跄着,居然站了起来。眼珠子血红。拖着两条臂骨断掉的臂膀,满脸狰狞,带着一副不要命的神情冲了过去。嘭!被一脚蹬飞,硕大的身体凌空飞出去三四米,狠狠地摔在地上,噗,张口喷出了一口血。踉跄着,爬起来,再冲,嘭!脑袋挨了力道沉猛的一脚,身体打着旋儿飞了出去。咳咳地咳嗽了几声,每咳一声,都能带出大量的血沫子。神智逐渐陷入昏迷。躯体挣扎着,扭动着,一次次起来,一次次猛冲,然后在一次次被当成个人肉沙包毫不留情地踢飞。

秦三知道,这是对方在虐杀他。在先前的搏斗中,他折断了对方一条胳膊,原本可以两败俱伤的搏斗,却被突然冒出的另外一名黑衣人破坏了。而且对方下手比之前那名黑衣人更狠,更毒辣。出现之后,二话没説,上来就动手。秦三被先前的那名黑衣人缠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兄弟一个个被对方以冷酷的手法折磨。骨头断裂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揪心。但他无能为力。

现在只剩下自己了。看来今夜是栽了。

大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辽源白癜病医院
西安白癜风好的医院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地址电话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